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气性大养不活?麻雀到底能不能养,老北京人有一套“独家秘笈”

2023-04-03 20:53:25 612

摘要:小时候掏过麻雀窝的人都知道,麻雀气性大,一般养不活。不过,老北京人却有一套养麻雀的独家秘笈。今天,我们请“一把驳克枪”老师回忆一段,老北京人养麻雀的往事。当然,麻雀是保护动物,我们可不是教您去逮麻雀,只是作为一种民俗掌故,一种老北京的记忆保...

小时候掏过麻雀窝的人都知道,麻雀气性大,一般养不活。不过,老北京人却有一套养麻雀的独家秘笈。今天,我们请“一把驳克枪”老师回忆一段,老北京人养麻雀的往事。

当然,麻雀是保护动物,我们可不是教您去逮麻雀,只是作为一种民俗掌故,一种老北京的记忆保留下来。

主讲人

赵振华,网名“一把驳克枪”。退休前从事企业管理工作40年,是地道的老北京人(在北京居住了十余代、四百年)。受家庭熏陶,他从小喜欢北京文化,近30年来收集老北京照片一万余张、老北京歇后语近千句、老北京俗话近千句、老北京歌谣数百首。

麻雀,老北京人一个是叫它“家雀儿”,一个是叫它“老家贼”。

麻雀是留鸟,不是候鸟。它一年四季在北京,不往南飞。一般窝就在老北京各家的房檐底下。

一群麻雀在麋鹿苑的一个“小木屋”上觅食。高希宝摄

一群麻雀在圆明园“天鹅湖”畔欢聚一堂开心聚餐。高希宝摄

有人说,家雀儿气性大,养不了;有人说能养。家雀儿我们家养过多次。

开春的时候,老家雀——母的下蛋、孵蛋,公的上外面给它打食去。这在家里边都看得清清楚楚,因为它就在房檐底下。尤其它孵蛋的时候,更不避人,它也离不开。老家雀儿上外边给它叼虫吃。等蛋孵出来以后也很明显,因为老家雀都出去打食去了。

小家雀儿生下来几天后——不能刚生下来就拿——过几天之后,趁着老家雀出去打食的时候,蹬着凳子,把小家雀从鸟窝里掏出来。掏出来要看它那个嘴,严格来说叫“喙”,喙上上下有一圈黄,小家雀这黄颜色只要没褪,你就能养,一旦这个黄色褪了、掉了,你就别拿了,就让它在窝里边,拿回家也养不住。它这个黄色一褪,你给它掏出来,拿到家之后,它不吃食、不喝水。一般家里头都有鸟笼子,把家雀搁鸟笼子里,底下搁点棉花,续个窝,可是它往这笼子的杆上撞,撞不了几个钟头,小家雀的脑门子上就撞出血来,就死了。你说它是气死的也可以,直接的死因就是脑袋撞笼子把脑袋撞破了。

在景山公园里,游人在拍摄树上一群麻雀。高希宝摄

景山公园的一棵树干上聚集着一群麻雀,它们在在此争相觅食十分有趣。高希宝摄

小家雀,我们都叫嘴丫子,或者嘴岔子。这嘴岔子黄色一褪,就别拿了,拿就毁了它了。

小家雀嘴上还有黄色的时候,一窝有好几只,你别都拿走。都拿走了,老家雀回来一看,孩子没有了,它也心疼,它也急。它且得叽叽喳喳叫呢,伤心,不吃饭。

你就掏出一只来,拿回家,也不能搁鸟笼子里,因为它还小呢,就拿个纸盒,里面续上点棉花,把这小家雀搁里头。头几天还不能着急给水喝,就给点白米饭的饭粒,再大点可以给小米,但小米必须得凉水泡发了给它吃。

紫竹院公园荷花池畔,热心人把鸟儿爱吃的食物倒在莲蓬上,麻雀纷纷前来享受美餐。 王希宝摄

过几天,再给它水喝。养个十天半个月,它长得快,也养熟了,它就能扑棱着膀子试着飞。到这时候,你跟给它搁到笼子里也可以,就是不搁笼子里,就在这屋子里,它也不走了。它和你家里的人熟了。

有时候你和它玩,它还和你玩,你躺着睡觉,它能落你脸上,它知道你也不害它。家里和它熟的,经常喂它的人——我小时候是我妈喂它——我妈要是出去串门、买菜,它跟着走。

它或者落你肩膀上,或者在你脑袋上飞,飞也不飞远。我妈要是在外面碰见老街坊、熟人了,站那儿和人说话,它就乖乖落肩膀上听着。

这老街坊一看,“哟,这是你养的家雀啊?”

“在我们家房檐底下掏的。”

“我看看好不好哇。”

一松手,它又飞我妈肩膀上了。街坊一看:“干嘛非得落她那儿,落我这儿。”

抓过来放肩膀上,一松手又飞回去了。

它认人,很有意思。那会儿老北京玩的东西不多,你们家房檐底下有鸟窝,我们家房檐底下也有。你们家养家雀,我们家也养。

家雀弄不错,它知道我是哪家的,可是养家雀的人不成啊,都一个模样。于是,往往就用红药水、钢笔水给自己家的家雀脑袋上染点颜色,以区别是谁家的。

家雀寿命还可以,能养两三年,挺有意思的。

1956年,天一黑,东直门关厢居民的突击队就出动掏麻雀窝了。 江定保摄

1957年,用网捕麻雀。

1958年,东郊区和平农业社青年捕雀突击队员郑秀在用弹弓打麻雀。冯文冈摄

1958年,师范大学的学生们在紫竹院轰麻雀。高宏摄

要说吃家雀肉啊,一般老北京人是不吃的。因为知道家雀通人性,不祸害你。老北京的饭馆也没有卖家雀,主要还是南方人在北京开的饭馆,有做家雀的。我记得1970年代在东单往北,有一个上海餐厅,我就吃过红烧麻雀,反正不难吃。那时候,人民生活水平也低,吃得挺香的,但是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好。

以前,我家附近——西直门粮库里,家雀特别多,所以在大跃进的时候,西直门粮库的人“除四害”,抓麻雀,那是繁重的任务。下了班还得加班轰麻雀,这是现代想起来都好笑的事。当时就是因为麻雀是吃粮食的,和人民争粮食吃。实际上,你为了抓麻雀付出的体力、消耗的粮食,远远大于麻雀吃的那么点粮食。

除了在粮库的麻雀,更多的麻雀是吃虫子,秋后、麦收有粮食,平时地里头哪有粮食啊,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。谢谢大家!

来源:北京日报▪旧京图说

主讲 | 赵振华(一把驳克枪)

文字整理 | 李梦真

图 | 京报集团图文数据库

编辑 | 黄加佳

流程编辑:王宏伟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