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接单难收入少,北京出租车能否再减“份子钱”?

时间:2023-02-15 19:54:20 | 浏览:819

导 读本轮疫情发生后,出租车行业再“入冬”。近日,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反映,疫情之下司机接单困难,收入很少,但每个月还要足额缴纳四五千元的承租金,也就是俗称的“份子钱”,这让她感到压力很大。2020年初,北京曾对出租车驾驶员给予减收3个月承包金

导 读

本轮疫情发生后,出租车行业再“入冬”。近日,出租车司机王师傅反映,疫情之下司机接单困难,收入很少,但每个月还要足额缴纳四五千元的承租金,也就是俗称的“份子钱”,这让她感到压力很大。2020年初,北京曾对出租车驾驶员给予减收3个月承包金的支持措施。如今疫情再起,出租车司机的份子钱还能减免吗?

出租车司机收入“惨淡”

中午12点半,在朝阳区双井街道的一处路边,出租车司机陈师傅正在车里休息。当天他一大早就出车,但网约订单一单也没抢上,转了一上午,才在路边遇到一名扬招的乘客,赚了28块钱。这种收入状况,是入行16年多的陈师傅未曾遇到的。

正在车里休息的陈师傅/记者拍摄

为做好疫情防控,不少市民居家办公,社会面流动减少。从5月12日起,出租汽车暂停到跨朝阳南部地区、房山区、顺义区(除首都机场外)等区域运营。这种情况下,陈师傅的收入明显降低。他一般早上5点半就出车,一直跑到晚上八九点,但即使是这样,每天流水也仅有两三百元。而每个月要缴纳的5000多元份子钱,也就是车辆承包金,更像是一道“紧箍咒”,让他想起来就头疼。

停靠在路边的出租车/记者拍摄

被份子钱困住的不只陈师傅一个人。5月11日,记者在街头随机采访了二十多名出租车司机,大部分司机都表示公司没有减收份子钱。

这轮疫情发生后,司机们每天平均流水都是两三百元,刨去每月要交的四五千元的份子钱、油费或电费、以及吃饭等必要开销,到头来几乎所剩无几。还有司机表示,有的时候甚至一天100元都跑不出来,“这样算下来我还得赔钱出来干活,何苦呢?”

司机一周收入700多元/记者拍摄

司机通过网约车平台接单难/记者拍摄

2020年初,为有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对本市出租汽车行业影响,降低出租汽车驾驶员运营成本,北京市交通委员会、北京市财政局联合发布出租汽车行业的支持政策。自2020年1月24日至4月30日,本市出租汽车企业对承包经营的驾驶员给予减收承包金等支持措施,按照单班车70元/日、双班车及纯电动巡游出租车110元/日的标准减收承包金。

司机们希望,这轮疫情下,政府和企业也能出台相关政策,减收司机的份子钱。“我们也不奢求能全给我们免除,哪怕减一两千块钱也好。”司机张师傅说。

企业“减份”压力大

份子钱是司机的主要运营成本,也是出租车公司主要甚至唯一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