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“线上交友基本可以不花钱,我不会为了找对象花上万元”

时间:2022-08-30 08:51:58 | 浏览:587

赵安琪/中国青年报过去的一周,恰逢中国传统的七夕节。一时之间,七夕概念火爆:七夕飞盘、七夕探店、七夕线上CP……各大互联网婚恋交友平台的七夕活动纷纷上线,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参与。近年来,互联网婚恋行业快速发展,“云相亲”的人越来越多。

赵安琪/中国青年报

过去的一周,恰逢中国传统的七夕节。一时之间,七夕概念火爆:七夕飞盘、七夕探店、七夕线上CP……各大互联网婚恋交友平台的七夕活动纷纷上线,也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参与。

近年来,互联网婚恋行业快速发展,“云相亲”的人越来越多。特别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,依托互联网平台的“云相亲”已成为许多单身青年的常态化交友方式。据比达咨询《2021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2021年12月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用户规模达3012.3万人,较2021年1月的2597.4万人增加了414.9万人。2021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规模达到72.0亿元,同比增长11.6%,预计2022年仍将基本保持2021年的增速,市场规模将达到80.5亿元。

“Z世代”偏爱云相亲、泛社交

参与互联网婚恋交友平台活动的用户里,有不少“Z世代”(通常指1995年至2009年出生的一代人)。智研咨询发布的《2021-2027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行业市场全景调查及发展趋势分析报告》显示,在2021年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用户中,30岁及以下用户超六成,其中25岁以下用户占27.6%,25-30岁用户占34.7%,“Z世代”渐成适龄婚恋阶段主体。

作为“互联网原住民”和“数媒土著”的“Z世代”青年,生活空间更具互联网特征,相比较传统的相亲模式,他们更加注重个性化和互动体验,这一习惯也体现在相亲消费偏好上。

7月末,曹俞在互联网相亲平台的微信视频号直播相亲,1小时直播的观看量接近2000次。今年年初,他就在平台的微信公众号进行了征友挂牌,获得超过2.2万次的浏览量。“自己的圈子比较小,认识不了这么多人,在平台可以让自己增加曝光度,快速寻找合适的对象开始聊天,相亲能高效一些。”曹俞说,直播互动让自己更为真实,同时让其他用户直观地看到他、了解他。

1995年出生的张珊每周末会抽出1小时在互联网交友平台上交友。她的相亲之路是从2019年开始的。最初,她在一家相亲网站花380元买了1年会员,一年中在线下见了不到10名男生。张珊说,红娘会给她推荐一些男生,她觉得不错的人会约见面聊天,但是一直没有脱单。一年后会员到期,新冠肺炎疫情暴发,张珊开始在线上自主相亲,不再通过付费让红娘介绍对象了。“红娘选人的角度和我不太一样,而且容易层层加收费。”

张珊称之前每次相亲吃饭都很尴尬,她更希望在社交和娱乐等轻松愉悦的场景中开始交流,“虽然有相亲的目的,但感觉聊得来的再慢慢发展,应该是一个自然的过程”。互联网婚恋交友平台弱化了传统相亲方式,为用户提供了在线上的相亲社群里自主交友的场景。易观分析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在线婚恋交友行业分析》显示,“Z世代”较为排斥传统的相亲、婚介模式,而更易接受“强社交、弱婚恋”的泛社交方式。

根据“Z世代”的婚恋交友需求,各婚恋交友平台也在着力打造线上婚恋交友板块。有调查显示,在婚恋交友产品的形态方面,用户更希望能够直接看到对方的外貌及线上交流的方式。直播是可以真实看到用户的渠道之一。目前,一些传统婚恋网站也开始将直播聊天用于婚恋交友;互联网婚恋交友平台更是推出各种方式的线上相亲活动。

把钱花在刀刃上,降低相亲成本

1996年出生的徐汉峰没参加过付费的专业相亲活动,但参与过免费交友活动。27岁的俞湖晴从工作开始已相亲两年了。通过互联网婚恋交友平台和亲朋好友的介绍,她一共相亲了20个男生。她相亲非常随缘,“线上交友基本可以不花钱,我不会为了找对象花上千上万元,找不到就是我运气不好而已”。

作为线上相亲平台的会员,刘思清每月在相亲平台的花销大约100多元。她说,这是她可承受的最高金额。而最近几个月因为所在城市出现疫情,刘思清的相亲交友活动全部转为线上,也就基本没有相关的线下消费了。“懒得做核酸的时候就不出门了。”

年轻人对线上相亲平台的要求是“低成本的优质服务”。在某相亲平台创始人龙春宏看来,疫情之下大家更看重现金流,年轻人愿意用在相亲上的支出可能会变少。他们平台坚持不做线下门店,只做线上,省下来的租金可以把服务的单价降下来。“为了保障线上用户的真实性,平台设置了实名认证、学历认证和照片审核三道关卡。”

比达咨询发布的《2021年度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研究报告》显示,单身用户中,有67.9%的用户能接受付费,其中愿意付费的主要原因包括:真实可靠的交友保障(47.4%),进一步与交友对象交流(45.8%),接触更多的优质资源(40.6%)等。

线下相亲消费娱乐化

现在,张珊通常周末刷相亲软件聊天,聊得不错后再进入下一步:线下见面吃饭。“奔着谈恋爱去,总归是要线下见面的。”

俞湖晴说,除了有四五个男生“折”在了第一步微信聊天的时候,其他相亲对象,她在聊了一段时间后,都在线下见了面,“一起吃个饭,或者去射箭俱乐部玩一玩”。

今年,徐汉峰只和线上认识的女生见过两次,社交对他十分重要。“即使不相亲,也要和朋友聚餐吃饭,这钱总归是要花的。”徐汉峰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他绝对不会坐在餐厅里正式相亲,更偏好多功能的社交活动。

彭诗是2021年开始线上相亲的,她同样将线上社交当作一个预选环节,聊不来的就不见面了。2022年4月北京又出现散发疫情,但彭诗并没有停下相亲的脚步,“这几个月见人的频率虽然低了,但每次出门的花销高了”。彭诗说,以前可以在餐厅咖啡厅见面,但由于前段时间堂食关闭,只能开车去郊区,或是去诸如剧本杀等消费更高的娱乐场所。一天下来,花销更大了。

对于婚恋交友而言,线下见面交流是“刚需”。为此,不少婚恋交友平台往往在节假日举行主题交友活动,推进线上线下婚恋渠道的融合,提升营收水平。易观分析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在线婚恋交友行业分析》提到,后疫情时代的婚恋交友品牌通过App、微信等线上端口为线下引流,打造线上社交化+线下场景化模式,满足用户需求。

龙春宏称,将线上社交与线下活动打通,一方面可以通过线上平台了解参与该场活动的嘉宾,查看资料信息,另一方面可以从现场的形象、谈吐、气质等全方位了解一个人。

“Z世代”加入相亲大军后,深受年轻人喜爱的剧本杀、飞盘、探店等也被融入相亲活动中。今年3月,共青团四川省委青恋计划项目办主办、成都市武侯区青青公益服务中心支持的“姻爱相剧·缘本是你”首场剧本杀线下主题交友活动,在盐市口某实景游戏剧场举行。

26岁的韩伊然几乎每周末都要参加线上平台的线下交友活动,相比较吃饭和约会,她更喜欢飞盘相亲局,将相亲成本投入到娱乐化活动中。“玩飞盘和出去吃一次饭的费用差不多,但是比单纯的吃饭聊天有意思。尤其我喜欢有运动细胞的男生,靠吃饭是看不出来的。”

小红书